????“大哥,”,亚力走进病房,有些莫名其妙,一大早,自己大哥就打了电话让他送粥过来,还指定要九记的,早上八点,人酒楼哪里有开门?还好阿brainb较聪明,立刻找到了老板的电话,这家酒楼虽在港岛有两三家分店,但其本店在九龙,向来在东星的势力范围。

????此时,正在闭目养神的男人睁开眼,见他拿着满手东西,便让他放到一旁的桌上,照顾人的事,他没怎么做过,自己简单洗漱又换了衣服之后,便让阿力走了。

????她还没醒,他便又躺回沙发上,这是单人病房,很安静,回到香港近一年,似乎还没有一刻是这样无所事事的,有太多事要做,太多计画要思虑,即便放松,也是在欢场里放纵,

????也曾经思虑过,回港后,应该加入东星社或者是洪兴社,若只是为灭掉和义堂和杀那几人,他自己也能做到,虽然麻烦点,但还犯不着投身社团,毕竟有钱能使鬼推磨,曾经,他以为自己的路会合大部分的人差不多,活在白昼的世界,在香港读完大学,回到马来西亚做一个富家公子,养父没有孩子,巨大的家业,都顺理成章的即将交给他经营。

????然而,老天显然并不是这样规划他的命运,他最终变成了现在的自己,享受着地下世界带来的刺激和快感,选择了由另一个富有野心的男人所领导的东星社,他们都在对方身上,看到了相同的特质,尽管两人表面上是那样的不同,甚至连成长背景都没有一点相像。

????一阵轻微的沙沙声令他睁开了双眼,一转头,便看见田宁正看着他,神情疑惑。

????他起身走到床边,m0了m0她的颈子,已经是正常的t温,田宁缩了一下垂下头,“这是医院?我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

????“病了当然在医院,”,他答,“胃炎,”

????胃不舒服已有一阵子,晚餐常常因为打工没有时间吃,忙碌令她无暇多想,而也许是一个月以来的紧张,作息紊乱,加重了胃的负担,即使吃了也常常食不下咽,昨日夜晚连续的惊慌更是令她感觉胃一阵阵ch0u痛。

????是他带自己来的医院?见沙发上的毯子,难道,那男人还留在这一整夜?田宁依然对他是充满恐惧的,害怕他对母亲不利,害怕他折磨自己,但她看见了大书桌上的照片,至少,妈妈看起来还好,心中一松,后来她不知怎么就晕了。

????两人一时之间,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该道谢吗?但他之前这样对待自己,心里又是恨他的。

????“吃点东西,”,雷耀扬打破沉默,拿过刚刚阿力放在桌上的粥,还有微热的温度。

????“我,我不饿,”,一醒来,似乎那些暂时遗忘的忧虑,再度紧紧攫住她,只希望他能消失,田宁低着头,忽略着胃中空落落的感觉。

????“不饿也必须吃,”,他掀开盖子,舀了一匙粥,直接喂到她嘴边,见她撇过头,另一只手直接抬起她的脸,强迫田宁面对着自己,“吃!”

????田宁恨恨地瞪他,累积到极致的情绪似乎再也压抑不住,眼眶中蓄着泪,“为什么!让我si了就好了,田勇做了什么,我都还给你!”,不知道哪里来的冲动狠劲,她一下扯掉自己手上点滴,抓着针管就对着自己的脖子狠狠扎下去。

????然而那男人的速度却远b她快得多,预期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,只觉得针,重重扎进一个坚y的东西中,她愣愣地看着他倏地靠近,脸上神se变了一下,随即,田宁惊慌地放开了手,小针正扎在男人的左前臂上,而手臂挡在她颈旁。

????男人举起了右手,田宁以为他要打她,瞬间吓地向后缩去,脸上都是惊恐,刚刚的勇气早已消失殆尽,想起他曾说过的,不准她si,不准破坏他的规则,胃中一阵急剧收缩,又疼的她脸se一白。

????雷耀扬没有想到田宁竟会突然爆发,即使是昨晚,在他对她为所yu为的时候,她也只是默默承受,方才见她神se不对,幸好他的反应够快,然而自己还没做什么,她又吓的像只惊弓之鸟,昨日医生说,恐惧加重胃疾,她小小年纪会一下这么严重,是不是.....然后一脸怀疑地盯着他。

????心中,瞬间有些陌生的异样,

????他并不是要打她,而只是要将左臂上的针拔下来而已,拔了针,只是小伤。他靠近她仿佛想要挖掘自己内心的异样,然而一靠近,她便立刻向后躲,眼泪止不住,嘴上不断说着,“雷先生,对不起,雷先生,我,我不是故意的,....“,

????直到田宁靠在床头,再也没有空间能躲,那男人伸出手,一下将她搂进怀里,她怕的拼命挣扎,但他只是紧紧抓住她,在她耳边重复,”嘘,别怕,我不是要打你,“,她的头被压在他的x口,不能动弹,只能无助的哭着,像是心里再也装不下这么多委屈。

????不知道过了多久,男人陌生的心跳声,似乎令她渐渐平静,两人虽已有过关系,但在她感觉只是侵犯与被侵犯而已,从没有像这样亲密的靠近过,这时才发现,自己几乎是坐在男人腿上,被他抱着。

????而感觉到她平静不少,雷耀扬才将手上的力度松开一些,他从来不会没有目的地做任何一件事,这是自己向来的法则,然而刚刚那个行为,似乎便没有出于任何目的,只是瞬间想要抱着她而已,

????“医生说你要吃点东西,听话,好吗?”

????发泄掉了心中的一些情绪,田宁冷静下来,似乎也觉得刚才有些疯狂,被自己的行为吓的怔住,正不知道该说什么,病房里忽然进来了几个人,是早上寻房的医生,实习医生以及护士,男人还抱着她,田宁有些不好意思,想要推开男人却又不敢,然而他似乎一点也不在意,过了几秒,才将她放回床上。

????几个nv医师和护士都忍不住打量着雷耀扬,眼中一片惊yan,为首的主治医师则是心中白眼,病情也没有严重到这种程度,拍电视剧阿?

????“今天就可以出院了,消炎药胃药一起吃,三餐必须到点就吃,准时定量,否则还会发作,”

????护士小姐又量了一下血压t温,都已经正常,等一群人走了,田宁低下头,而那男人就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,拿起粥又送到嘴边,他倒像是忽然有了耐心,而她心中想拒绝却又不敢,只能在他的视线下默默张开嘴。

????混合着淡淡药材和丰富香气的米粥,从舌尖带着暖热一直滑到到胃里,此时她才发现自己真的饿了,似乎从没吃过味道这么jing致的粥,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材料,全都化在嘴里,仍是不敢看他,气氛便一直这样沉默而尴尬。

????“我,我自己吃,”,让一个男人一口一口的喂着,实在太奇怪,她伸出手,想接过粥,那男人却放下了碗,

????“不能吃了,不能一下吃太多,”,

????田宁愣了愣,他已经收起粥碗,站起来指指一旁的东西,”准备一下,出院,“,说罢他便走了出去。

????那袋子里有些牙刷毛巾之类的东西,甚至还有一套nv人的衣服,身t已经感觉好些,至少烧退了下去头也b较不疼,她拿起东西去卫生间,简单洗漱,换下医院的病人服,袋子里那件简单连衣裙有些大,但她并不在意自己穿什么,只是也不知道怎么到的医院,连双鞋也没有,脚上依然穿着医院的拖鞋。

????最后没办法,只好将医院的拖鞋给穿走,一直到出了病院大门,走在往停车场的方向,田宁终于鼓起勇气开口,”雷生,我.....自己回家就行了,住院的钱....我会还的。“

????那男人走在前方的步伐顿了顿,回过头来,定定的看了她一阵,眼神淡淡不知道是什么意味,她捏着自己的手,心里发紧,但却真的害怕再和他回到那栋别墅里。

????直过了一会,他才直接转身走了,一句话也没有,田宁不确定他的意思,犹豫了几秒,还是站在原地没有跟上,直到男人消失在视线中。

????像是心里终于能轻轻松口气,她看向四周,想找小巴站牌在哪里,这是一家私人高级医院,虽听说过,但没有真的到这里来过,门口有几辆的士,但她向来只坐小巴和地铁的,想到这里,田宁脸se一变,这才发现自己身上一分钱也没有,口袋里,只有一包刚才拿的药。

????昨日在金星,第一个男人太子给了她一千块小费,加上身上原有的零钱和票卡都在自己的小背包里,此时,应该全都还在那栋别墅,怎么办?难道要走回去拿?她想了想,还是不想再回去见到那男人,从跑马地走回观塘,也并不是真的不能走到,大概需要两三小时吧。只不过中间一段要过海,渡轮要四块钱但自己现在也没有,心中叹了口气,到时候再想办法吧。

????家中钥匙倒不用担心,邻居那里有一份,加上家里根本家徒四壁,也不会有小偷看得上,考虑了一下,她便慢慢沿着马路边上朝小山坡下走去。

????今日是个晴天,虽已近一月底,港岛的冬风不算刺骨,身上除了连衣裙,还有一件那男人的外衣,yan光晒在身上暖洋洋的,若暂时不去想明天的事情的话,至少此刻,心里有一些少见的放松,医院拖鞋不好走,但脚步依然轻快起来,口袋里放着那张母亲的近照,田宁m0不清那男人的心思,毕竟,她才只有十七岁,又如何能m0清一个大了她许多的男人的想法,索x先抛开。

????沿路问了方向,她顺着礼顿道往铜锣湾的方向走,一路上都是港岛的jing华商业写字楼或是名店,橱窗里目不暇给的奢华jing品,田宁这些年几乎没有什么机会真正的逛街,只有在需要的时候,才会在观塘的街市里买一些便宜的生活用品,平日里上学有制服穿,而同龄少nv都ai追求的cha0流和打扮,从来与她无缘,小的时候自然也喜欢,但是自从生活已经这么辛苦之后,田宁也渐渐不再有这份心思,毕竟光是生活费和学杂费,已经压得她喘不过气,现在,还欠下那个男人巨额的债款,对于这些东西,更是连看也不会想要看了。

????她默默地在街上走着,身上没有什么力气,只能偶尔在街边停下来休息,今日是周四,但是现在无论如何也赶不上去学校了,之前即使是在洗浴中心工作,她仍努力地偶尔去上学,早班下午下班之后,回家也依然复习功课,也许唯有这样,她的心里才有一线希望,想起洗浴中心的事,心情一沉,不过那男人说她这两日可以不用去上班,心中冷笑,这算什么,是她提供特殊服务所得到的答谢?

????但明日之后,依旧是一样的吧?

????正当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,一辆车却突兀在她身旁的人行道边停下,一个人探出头来喊了声,“阿宁?”

????这里还不到维多利亚公园,田宁一开始并没有听见,直到那人又喊了第二次,她才疑惑地顺着声音看去,开着宝马跑车的男人,竟是那个男人,太子,

????“真的是你?你在铜锣湾做什么?逛街?”,他笑了笑,他刚从洪兴总堂离开,想不到会在街上遇见她,想起前日与这nv孩未完的事,心中莫名一动,“你去哪?我送你,”

????田宁乍然遇见他,还是在白日朗朗的大街上,忽然便有些不知道怎么面对,心中自然也想到了当时在按摩房里的事,这算是她的第一个客人,脸涨得发红,轻轻摇摇头便说,“太子哥,谢谢,不用了,”

????太子看她的穿着有些奇怪,纤细白皙的腿上光溜溜的只有一双塑胶拖鞋,身上也没有包,穿着一件非常不合身的宽松外衣,怎么看都不像是出来逛街的少nv,反倒有种落难的感觉,

????“别客气了,走吧,”,

????但有了第一次的可怕事情,田宁又怎么敢再随便上陌生男人的车,再度摇摇头拒绝,只说没关系,而男人似乎也不再坚持,笑说会再找她,便开车走了,田宁默默松了一口气,继续向前走。

????又走了十多分钟,过了马路,前面便是北角的渡轮码头,一路上田宁已经想好了,去找渡轮办公室的人说说看,也许能通融一下让她上船,然而马路才刚过了一半,便忽然觉得右脚一松,医院室内拖鞋的侧面终于支撑不住这好几公里的路途迸裂开来,她连忙捡起掉在斑马线旁的那只坏鞋,光脚踩在粗糙的柏油路面上,一脚高一脚低地赶紧走到马路对面。

????拖鞋不像一般鞋子,一旦支撑点坏了,完全无法再穿,田宁无奈之下也只能将它扔进路边的垃圾桶,光着一只脚,心中苦笑,自己现在看起来应该很像乞丐吧?这样去问渡轮公司的人,估计成功率也大很多,不过,就算过了海,从码头走回家也要一大段路,到时候只能y着头皮走了。

????然而此时,一辆略有些熟悉的车,再度停在她面前。

????太子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无聊,这nv孩也只算是萍水相逢,在骨场里遭遇过的nv人他数都数不清了,刚才也不过是一时涌起对她的兴趣,才想着停车叫住她,好像那一晚对她的感觉像根丝线一样,一直缠绕着他,原没有察觉,但遇见时却忽然扯了一下,不过就算她拒绝了自己,他也并不勉强,他们本就是钱se交易的关系而已。

????但车子开出去几分钟,他竟又鬼使神差地掉过头来,重新在路上找到了她,一面觉得自己有毛病,一面还是一路尾随,总觉得她的脸上有些苍白,打扮也很古怪,金星洗浴在湾仔,但她不一定是住在附近,一直到看见她鞋都坏了还光着脚在路上走,他终于忍不住停下了车。

????“阿宁,上车吧,你去哪?我送你,”,脑中是她当日的青涩,估计是害怕他而不敢随便上车吧?自己是个大男人,又是江湖闯荡多年,一开始倒是完全没想到nv孩子会有戒心这回事,这时候转过念头来,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和善一些,他又补充一句,“呃.....我不是坏人,真的,“

????田宁确实是被他吓了一跳,这个男人,怎么还在这里?

????”鞋都坏了怎么走?“,他指指她的脚,

????田宁依然想要拒绝,但此时大概是那男人车停的位置占用了公车路线,后方一阵喇叭声,他直接将副驾座的门打开,”走吧,别犹豫了!后面都在等你呢,“

????她迟疑了片刻,最终,还是鼓起勇气上了车,怎么说,她一开始也觉得雷耀扬像是个和善的贵公子,结果那人根本是恶魔,现在这个男人,也许不同吧。

????看着nv孩有些微微紧张的神态,太子忍不住转过头来笑了,”别怕,我真不是坏人,“,道上的人,如果听见这一句话,估计会崩溃,号称洪兴战神的男人说自己不是坏人?

????宝马开出去,田宁勉强笑笑,道了谢,

????”你要去哪里?“

????”过海,是不是太远了?没关系我.....“,

????“刚好,我本来就要过海,你是要回家?”

????“嗯,那麻烦你送我过海就好了,之后我可以自己走,“,田宁还有些不好意思,

????”别跟我客气了,你这样怎么走,到时候脚都划破了,你家在哪里?我直接送你,不要拒绝我,“

????男人又看了她一眼,她似乎和男人待在一个空间里便会显得有些紧张,之前在按摩室也是,一开始,他能感觉到她连手都是微微发抖的,一直到他去了两三次,才正常,也不知道这样的nv孩,是为什么要去那样的地方工作,但江湖上,大多数的人都有自己的故事,他并不打算多问。

????只是想到,若她已经开始下海做咸水,那昨日,是否已经开始接了别的客人?心中忽然有些郁闷的感觉,就像那天,即使他匆匆离去,也莫名其妙的买了她全钟,似乎,像是想要那一点青涩和美好,只属于他。

????田宁似乎感觉到他确实没有什么别的意思,自己这样走回去,也是有些不大可行,便又道了谢,说家在观塘。

????***

????太子哥:各位观众,接下来都是我控场了!